《决定》在种植业农村改变方面至少有五个重大

健全城乡发展一体化体制机制,为现代农业发展带来了崭新的历史机遇和强劲的发展动力。而此前,作为全国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试点,我省已先行启动了改革,在探索适应现代农业发展的体制机制问题上做了大量工作。如何深刻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进一步抢抓历史机遇,全面深化改革,加快农业大省向农业强省跨越,就此问题记者采访了省委农办主任、省农委主任王忠林。

记者:这次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在农业农村改革方面有哪些重大突破和新思想新举措?

王忠林:农村改革是我国启动改革开放的起点,也是这次中央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在学习中我初步体会,《决定》在农业农村改革方面至少有四个重大突破。一是在土地承包经营权权能上有突破。《决定》将抵押、担保注入土地承包经营权权能,突破了《物权法》、《土地承包法》的限制,使农民拥有的承包地权能更加完整和充分。二是在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载体上有突破。《决定》第一次把农业企业与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并列,使农业企业成为承接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载体。三是在农民财产收益来源上有突破。《决定》除了充实农民土地使用权权能外,还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占有、收益、有偿退出及抵押、担保、继承权,同时农民依法获得宅基地和房产转让收益。这是维护农民合法权益、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在理念上的重大突破。四是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上有突破。《决定》关于推进新型城镇化的最大创新,是把进城落户农民完全纳入城镇住房和社会保障体系,在农村参加的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规范接入城镇社保体系。

记者:《决定》对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指明了具体方向,这是推进农业现代化的核心和基础,我省今后将如何在坚持家庭经营的基础性地位前提下,进一步推进农业经营方式创新?

王忠林:这次中央全会《决定》明确要求,坚持家庭经营在农业中的基础性地位,推进家庭经营、集体经营、合作经营、企业经营等共同发展的农业经营方式创新,为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指明了方向。从我省看,这四种经营方式各有特色,各有优势,各有适应性,我们要尊重农民意愿,允许农民选择,因地制宜发展,不局限某一种形式。家庭经营适合于山区、蔬菜种植、设施农业、养殖业等;集体经营适合村公益事业性等基础设施项目;企业经营谋利性强、实力大,适合在现代种养业方面发挥产业龙头作用;专业性合作社经营主要为农民服务,综合经营性的合作社适合规模经营的平原地区直接从事粮食生产。我省近六年的农机合作社发展实践证明,这类以现代农机为载体、以土地为核心、以合作为纽带的综合经营性合作社,坚持了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极大地解放了农业生产力,找到了农村改革“第二次飞跃”的有效途径,是使转入和转出土地的广大农民都充分受益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

记者: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是这次三中全会提出的一个重大理论观点。《决定》提出完善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注重发挥市场形成价格作用,这将为我省粮食生产和农业发展带来怎样的变化?

王忠林:中央强调市场的决定性作用,这对农业是严峻的考验。为应对与世界农业发达国家和农业资源富集国家激烈的市场竞争,我们要着力做好四篇文章:一是以销促产。根据市场需求和目标价格导向,科学合理调整种植结构,大力发展订单生产,实现产得出、销得畅、卖好价。二是以技增效。大力推广节本增效的农机、农艺技术措施,降低生产成本,提高农业比较效益。三是以质取胜。依托我省良好生态优势,大力发展绿色有机食品生产,叫响生态、安全农产品品牌,实现优质优价增收入。四是以转增值。加快粮食过腹转化和加工转化,做大做强农业产业,延长产业链,提高附加值。

记者:《决定》鼓励承包经营权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流转,发展多种形式的规模经营,今后在促进土地流转上,我省将有哪些具体举措?

王忠林:30多年来的农村改革,主要解决的是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与承包经营权的分离,今后我们要在此基础上,探索承包权与经营权的分离,从而实现所有权和承包经营权的“两权并行分置”向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的“三权并行分置”发展,也就是说,承包权可以和经营权统一,也可以分离,哪种形式适合生产力发展,哪种形式农民愿意,就选择哪种。要采取多种有效措施,加快土地承包经营权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流转,发展多种形式规模经营。关键措施有三个:第一个是加快土地确权。扩大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试点范围,把承包地块、面积、合同、权属证书全面落实到户,赋予农民更加充分而有保障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第二个是搞好纠纷调处。全面建立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调解仲裁机制,健全“乡村调解、县市仲裁、司法保障”的调解仲裁体系,有效化解农村土地纠纷。第三个是加强服务保障。完善县市土地承包经营权交易平台建设,健全县、乡、村三级土地流转服务组织,开展土地流转信息发布、法律政策咨询、项目资质审查、土地用途监管、合同签订和土地经营权证抵押贷款等一站式服务,加快农村土地流转和规模经营发展。

www.2007.com,记者:资金短缺、投入不足一直是制约现代农业发展的瓶颈问题。今后我省将怎样抓住改革的机遇,破解这个难题?

王忠林:近年来,为破解现代农业资金短缺问题,我省在涉农资金整合、一事一议、财政资金以奖代补等方面进行了探索,取得了很好成效。今后要更加大胆采取改革办法,创新投入方式,加快形成市场化、多元化的筹融资体系。主要是挖掘三块资金潜力:一是利用金融贷款,稳步推进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探索种子基金、设备租赁、直接贷款等农机合作社融资方式,支持发展农村信用合作,组建农业贷款抵押担保公司,开展农业互助保险,使现代农业发展获得有效金融支持。二是吸纳工商资本,发展适合企业化经营的现代农业生产,探索企业进入合作社的途径和方式,充分发挥企业经营向农业输入现代生产要素和经营模式的先进生产力作用。三是撬动社会资金,研究维护农民利益和吸引企业介入的政策措施,探索企业进入农村公共事业的赢利模式,建立和完善公平的评估机制和交易市场,让沉淀的社会资本更多地投向农村建设。

记者:贯彻落实中央全会精神,推进农村改革是一项长期的任务,今后农业部门还要做好哪些工作?

王忠林:今后一个时期,我们农委系统要把学习贯彻三中全会精神作为推动农业农村改革发展的一项重大政治任务来抓。一是准确理解把握三中全会精神实质。理解上“防偏”,不偏离中央确定的改革方向;“防窄”,把“三农”放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大环境中谋划、思考;“防过”,充分认识三中全会决定的科学性、精确性、严肃性,防止过分的任意解读,以避免影响改革的实际效果;二是结合省情、农情、民情实际,加快落实推进改革的措施,走符合黑龙江农业农村实际的改革之路;三是注意解决改革中原有的和新出现的问题,减少改革失误;四是探索在全国具有推广意义的作法和经验,深化两大平原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我相信,只要我们把这些抓实抓好,就会进一步释放农村改革红利,增强农业农村发展活力,加快农业大省向农业强省跨越。

本文由www.2007.com-www2007com太阳集团娱乐网址发布于养殖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决定》在种植业农村改变方面至少有五个重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