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作品、美食、设计等多种方式相结合把艺术

图片 1

策展人与艺术家在“饭局”上

“王者以民人为天,而民人以食为天。”

吃是一种文化,而中国人的“饭局”文化更是饱含人生百态。“饭局”一词起源起于宋代,“局”原为下棋术语,作“情势、处境”之解,后又引申出“聚会”之意。

2018年10月20日,雁舍四季本着“餐饮即艺术”的跨界理念,邀请黄勇、蔡永辉、江上越、罗旦、王东、张国亮等六位艺术家参与,通过油画、版画、雕塑等多种方式打造了一场以“饭局”为主题的视觉与味觉盛宴。展场以“四季”为线索,共分为春、夏、秋、冬四个版块,结合空间的中式风格,通过作品、美食、设计等多种方式相结合把艺术融入生活,让观众充分享受一场由艺术和美食共同呈现的盛宴。

图片 2

展览现场

图片 3

出品人傅湘锋与艺术家黄勇在现场交谈

夏——黄勇的《食局》

打开的长卷上是一张张码放整齐的扑克牌,与通常扑克牌上的图案不同,A绘制的是酒,2、3为主食,4到6为素菜,7到J为荤菜,Q和K为餐后水果,由A到JOKER的顺序54张牌排列开来,这样看来倒更像是餐厅的菜单。这一套版画作品是黄勇的《食局》,原作为色粉画,按照中餐上菜的顺序依次绘制,组合成了一桌好饭,食物色泽鲜艳,搭配着雁舍餐厅中的饭香味,让人垂涎三尺。

图片 4

作品中代表荤菜的牌

图片 5

主食与素菜的牌

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副院长黄勇教授认为社会发展至今,食物的补给已不再成为我们面临的主要问题,精神食粮的补给已提上日程,艺术正是这样一种精神食粮。“局”在这系列作品中的隐喻较深,有食必有局。食物和牌局组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既亲密又疏离的关系。

图片 6

罗旦 《平衡系列6》 玻璃钢彩绘 2017年

图片 7

《平衡系列12》玻璃钢彩绘 2017年

秋——罗旦的《平衡》与张国亮的《简爱》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对于姑娘们来说最怕收获的是贴上的秋膘。但只有瘦子才美吗?罗旦作品“平衡系列”中的姑娘们偏偏就是胖胖得,丰腴的,一个个穿着芭蕾服翩翩起舞,体态轻盈又优雅。丰满的形象让人联想起盛唐时期的仕女俑,有中国古代传统雕塑中内含的气韵,表面的细节压缩后,反而形成了一种由内而外的巨大张力,造就了饱满连贯的形体。人物的面部是画上去的,相较于极简的身体,刻画得比较精细,人物身上的红色芭蕾服也是用彩铅涂绘。

图片 8

《平衡系列7》玻璃钢彩绘 2017年

图片 9

精细描绘的面部

作品系列名为“平衡”,大多时是一种瞬时状态,但罗旦想要追寻的是一种长久的平衡,想要达到长久平衡,则需要不断地试错、磨合,一次次在失衡的边缘寻找默契点,将瞬间的平衡连成长久的稳定。在作品中,罗旦也在寻求轻盈与丰腴的平衡,动与静的平衡,传统与当代的平衡。

图片 10

张国亮 《肥皂泡》 铸铜 2016年

张国亮的雕塑作品中的人物形象也是胖胖得,有圆球一样的肚子,一双细长却很有力量的腿,形体反差带来一种梦幻的感觉。人们常说“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但艺术家说在他的雕塑中丰满的肚子是现实,细长的腿是梦想,他梦想与现实结合,用理想的腿拖着现实的身躯前行。作品中保留了雕塑创作时的捏塑效果,一个个的小泥点组成了整件雕塑,正如艺术家所说“人生就像是一个一个小泥点一样,堆砌起了整个的人生旅程”。

这几件雕塑中的人物都戴着眼镜长得很像艺术家本人,也戴着王冠,艺术家说“每个人要做自己的王,这是一种对梦想坚持的小符号。”人物吹起的气球或者说是肥皂泡本来像是要破裂了,而他用金属来塑造,让其变得很坚固,代表对于追求梦想的坚定信念。人物拿着的手偶其实是经常用来逗宝宝玩的。张国亮的雕塑有一种童真感,像是从童话王国走出来的一样,让人看了忍不住嘴角上扬。

图片 11

Fly 铸铜 2017年

图片 12

holp 铸铜 2017年

张国亮谈到:“《简爱》系列的创作来自我的儿子,他的诞生给我的创作带来了直接的变化。当我看到那个小生命,他的纯净格式化了我的创作思路,作品形象的变化依旧真实的体现我对生活的热爱和感悟。做雕塑是生活的总结,我想让大家在看到我的雕塑时,能重新体会到儿时那种简单的快乐和幸福感。”

图片 13

展览现场

图片 14

蔡永辉 《献寿》布面丙烯 2013年

图片 15

蔡永辉 《怡然》布面丙烯 2013年

冬——蔡永辉的新文人画

冬天是四季中的最后一季,万物在此时沉静了下来。在这一部分展出了泉州师院美术与设计学院副院长、教授蔡永辉的作品。《献寿》中描绘了一女子将寿桃献给老者,旁边有代表祥瑞的仙鹤出现,背景中有代表常青的松树;《怡然》中一小童在吹笛,一文人侧卧在竹林中聆听。蔡永辉以丙烯创作国画风格的新文人画,创作风格稳定,常以独到的中国意境呈现有关故乡和世界的文化脉络。

图片 16

江上越在作品前

图片 17

江上越 《相系列》布面油画 2018年

春——江上越的《相系列》

一年之际在于春,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一派生机勃勃。这一部分展出的是青年艺术家江上越的画作《相系列》。在画作中她描绘了包括画家张晓刚、雕塑家展望、音乐家谭盾等人的肖像,这些人物都是参与她的艺术项目“误听游戏”的人。她让人们听到非母语的一句话,然后再母语中找出相应的词。比如说“yada”在日语里是“不要”,在误读中,四川人听会觉得像“要得”,丹麦人听起来像“可以”。画中描绘的正是他们听到那句话的一瞬间。

图片 18

《相系列》布面油画 2018年

图片 19

日本的今村有策,参与江上越的语言交流游戏

图片 20

日本的会田诚,参与江上越的语言交流游戏

江上越谈到创作作品的初衷与她的成长经历有关,她出生在日本,小时候在美国华盛顿长大,后来去了巴黎,再回到日本,现在又来到了中国。“所以很多时候我会遇到语言的交流障碍,因此对于语言和交流感兴趣。后来发现同一个国家的人也无法完全无障碍的交流。作品想要探讨到底是声音给我的信息更多,还是表情给我的信息更多,我一直徘徊于这两者之间,想要探索声波和光波之间交流的可能性。”餐厅在中国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交流场所,很多事情都会在饭桌上交谈,这是中国的一大特点。由于语言的不同,巴别塔始终无法建立,差异和纷争永远存在,江上越在作品中思考人的交流与误解,探讨人和人之间沟通的可能性。

图片 21

王东 《睡狮》玻璃钢 2018年

王东的创作擅长以传统的造型语言营造出浓厚的超现实主义色彩,风格沉稳凝练。展出的作品《睡狮》其实是他今年毕业作品的一部分。他谈到毕业创作名为《Deja’vu》,是一种极为普遍的心理幻觉的极端形式。记忆是个体身份的组成部分,但并不是所有记忆都一定来自于过去的时间,就好比“我在过去准确地体验过当下发生的事——然而现实生活中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时刻”。这种类似“灵光”的感受被称为即视感,使现实、梦境、记忆与幻觉的界限变得模糊,就如同体验戏剧中荒诞而无法被即刻定义的真实。

图片 22

猫与作品中的狮子一样的睡姿

《睡狮》正是这一作品的延续,正在酣睡的狮子失去了威严与野性,好像还有点可爱,似乎也在模糊现实与梦境的界限。狮子沿着丝绸之路被作为礼物从安息国传入中国,最早在石雕中出现是作为陵墓雕塑中仪卫石兽。王东以当代的眼光去看待,将威慑性质的石狮子改变为了更加贴近生活的形象。

图片 23

策展人胡经纬与出品人傅湘锋在现场交谈

策展人:艺术介入生活

本次展览的策展人胡经纬与迟昭在谈到本次展览的策划时,表示对于“非传统”空间的处理本身给展览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不同于配套齐全的传统展陈空间,餐厅空间有着大相径庭的规则和秩序。在布展过程中,既要为艺术作品尽可能多的添置射灯、展台等专业展示设备,同时又需谨慎的置入这些设备让其不至于影响正常的营业活动。此外,在空间的设计上,展览动线的安排还要与室内设计师的思路、陈设家具的摆放、食客流动的路线等因素有充分的结合,这便让原本连贯的展示脚本需要面临调整甚至舍去的境况。

图片 24

活动现场

此次展览所发生的地点则延伸到了日常的生活场景当中,见于推杯换盏与柴米油盐之间。当然,这种展陈方式远谈不上创“新”,早有专门以“艺术餐厅”为标签的空间,希望公众从中以更自然、更轻松的方式接受艺术则是本次策划的真实初衷。依靠艺术与美食的结合,试图营造出一种多维度的感知方式。对于食客而言,品美食与看作品所获得的审美体验几乎同时弥散,在用餐过程中对展览产生的印象和认识,将在很大程度上形成人们品味美食的另一种补充。

图片 25

雁舍艺术总监傅湘锋在活动现场

雁舍艺术总监:美食与艺术融合

雁舍四季作为一家在北京地区久负盛名的餐饮机构,早已在国贸、王府井、三里屯等核心商圈经营多年。其室内空间本着自然温馨的设计理念,邀请设计师为每家分店精心打造了不同主题的空间风格,并结合了“鸟”、“家”等意象进行特别延展,为空间带来不同的灯饰和环境氛围,为大众餐饮提供了展示艺术品的前提。

雁舍艺术总监——同时也是本次展览出品人傅湘锋认为,“餐饮”本身便是一门艺术,而艺术同时也是我们为人处世的一种方式。正如他所言:“餐饮即艺术,‘菜品’也需要像艺术创作一样,不断地反复调试、修改和打磨,精益求精。”

图片 26

活动现场

雁舍四季以开放真诚的态度对待此次展览,除了邀请诸位艺术家外,还采用了花艺设计师付瑞华分四季为餐厅设计颜色各异的花卉饰品,中央美院毕业的陶艺师为餐厅特别烧制特色餐具,等各种艺术形式参与本次“饭局”。

聚散有时而四季常在,赴一场“饭局”体验美食与艺术的盛宴。

本文由www.2007.com-www2007com太阳集团娱乐网址发布于农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通过作品、美食、设计等多种方式相结合把艺术

相关阅读